<xs_正文标题> - 现金赌场
2016-12-07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1989年,她艰难地参加完高考,取得了超过大学本科线的好成绩。她多么渴望步入大学殿堂啊!令人遗憾的是,她还没有圆大学梦就瘫痪在床,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。

回到北京后,李兰常被噩梦惊醒,她变得浮躁易怒,工作也经常出错。她辞去工作,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参加各地山友组织的登山活动。站在山顶,李兰才觉得心脏有了活力,浑身的血液有了热度。

一会儿,终点站到了,乘客也没剩几个,小铜匠走在最后,很快下了车,没走出几步,就听见小浦东在叫他:喂,大款,我们公司恰好就在这站上,你还是跟我去一趟公司吧,如果你投的那张一百元是真的,我就让收银员找你小铜匠一听气坏了:什么?你怀疑我投的是假币?小浦东冷笑着说,最近公交车上的投票箱里屡次发现百元假钞,人还没有抓住

以前,李梅每天都挤地铁,挤得她疲惫不堪。她很想念自己怀孕期间的公主待遇。说来也巧,有一次,李梅在网上看到一条关于转让孕妇硅胶肚皮的论坛帖,宣称戴上硅胶肚皮后看起来与真的孕妇极为相似。李梅当即与帖主联系,最后在网上以300元的价格成交。当李梅收到邮寄的假肚皮后发现,这玩意儿做得挺逼真,第二天就把它捆在身上去了地铁站,一试还行,还真能骗人。

之后一晃两年,我不时收到寄自法兰克福、柏林、马德里的明信片。我知道婧婍背着包几乎走遍了欧洲,甚至,她还到了北极圈内。利用沙发冲浪的社交网络预约,她凭诚信睡过很多陌生人的沙发,和不同语言、肤色的朋友们萍水相逢,把酒言欢。在马德里参加项目时,宿舍窗外就是湛蓝的海,她可以跳下去游一圈再上来吃早饭。

我渐渐注意到这位老太太,觉得有点面熟,想了半天,想起来正是寄信给我们全班的那位华裔老太太。

放假前的最后一天,我们放在讲桌上的小树醒目地挂满了纸带和一串串爆米花。树下堆放了好多礼物,等待重要时刻的到来。老师们在圣诞节总会收到好多礼物。每位学生都送了礼物给我。每打开一份礼物都带来了高兴的长声尖叫,而自豪的赠礼者则会收到连声激动的感谢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